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晴戏剧坊

————小城里的毛老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姐在家写小说  

2011-12-17 17:30:32|  分类: 我爱我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些过去的时光 - 雨晴 - 雨晴戏剧坊

题外话:我当下就在我的三姐家。她正给我做酸菜粉、地瓜、小米粥和我们毛家菜。老妈跟她唠着家常。我一个人在电脑这边。菜香飘过来,母亲满足的说着。。。此刻,幸福。

三姐说每天都待我博的新字。喜欢我的博友,也会跟着去读她们的字。她们都那么有才,又漂亮。她说。

我在心里是心疼我的三姐的。她身体不好。你看到的照片是她年轻时候的样子。

不说我的三姐为什么身体不好吧。那是我们全家人的心痛。

三姐小时候有绘画天赋。她画的画无师自通。家里贫困,没有油彩,姐姐画的都是铅笔画。远近有名。有次家里刷房子,妈妈竟把三姐的很多画糊上了墙。现在说起来是哈哈大笑,但,妈妈的不在乎也表达了我们家人对自身认知的从来匮乏。妈妈也有绝活。

我为她们骄傲。

三姐已在家多年。身体不好的她有个出色的女儿。。。。三姐总说平淡是真吧。

我贴上了三姐写的《往事如烟》部分内容。当然只是小部分。我征求她的意见说贴到我博行不,三姐姐笑着回应,三姐也爱笑的。三姐终于惴惴的说:真想知道自己写的行吗。真想知道大家看后的真实感受。需要学习。

我看着三姐的字,一下子被吸引住了。最真实的感受那么迫切的袭击了我。我分明看到了往事如昨。那些画面竟那么真实的活动起来。历历在目!!!那场景,那场景,那场景。。。。冲来,覆盖,成了巨大的——念。

 

     第   一   节

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山区,有一座小镇掩映在绿树浓荫之中,小镇虽然不大,但里面的街道旁、小巷中、房前屋后,到处长满了杨树,柳树、槐树、杏树、桃树等各种各样千姿百态的树。春天来了,小镇是粉色的;夏天来了,小镇是绿色的;秋天来了,小镇是黄色的;冬天来了,小镇是白色的。

一条笔直宽阔纵贯南北的林荫大道,把小镇一分为二。道东,是一排排密集的红砖瓦房和一片片低矮的灰色平房。道西,中央侧有一座布局精美的大花园,花园四周用密密麻麻的铁丝网围着,里边有喷水池,假山石,葡萄架和苹果树。青翠茂密的长青藤甩着蔓儿,相互缠绕着爬满了玻璃花房,姹紫妍红的鲜花遍地开放,一条青色石板小径蜿蜒其中,颇有几分曲径通幽的味道。花园后面,是一座高耸的白色水塔,水塔中间刷着一圈儿黑色的油漆,远远望去,那黑白相间的水塔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显得分外醒目。花园两侧,矗立着小镇新盖的几栋红砖楼房,楼房旁边,便是一个紧挨一个的日式独门小院。

小镇里的人很多,普通百姓住在道东,而那些有身份的人住在道西。每当清晨来临的时候,寂静的小镇开始沸腾了,那上班的,上学的,还有送孩子上幼儿园的,都从道东道西急匆匆地走出来,伴着大喇叭飞出的歌声,汽车嘟嘟的叫声,自行车叮叮铛铛的铃声,象水一样涌向小镇的四面八方--------

一阵宣闹过后,小镇渐渐的安静下来,天空下,它象一位躺在藤椅上的老人,静静的享受着闲适的时光。

道东宋婶家住在离大道不远的一条巷子口,门前有一棵百年老槐树,树干又粗又壮,树冠又大又密,每年一到开花时节,满树就挂满了一串串洁白的槐树花,那浓郁的槐树花香啊!在小镇的上空飘荡着、弥漫着--------晨曦微露时,屋里的人只要轻轻推开门窗,那一股股甜滋滋的清香,刹时“呼”的扑面而来,沁人心脾。 虽说,现在已是盛夏八月,满树的槐树花都谢了,但老槐树洒下的那片树荫,却成了人们纳凉的好地方。

这天上午九点多钟,大槐树下就坐满了左邻右舍得邻居们,她们一边唠着嗑,一边干着手里的活,阵阵笑声不时的从她们中间爆发出来。

宋婶正热情的给站着的人发板凳,顺眼瞧见大道口拐过一个人,她眼花看不太清,就捅捅身边正在摘韭菜的陈姨说:“她陈姨,你看,对面走过来的,是不是文娅妈呀?”

陈姨顺着宋婶指的方向仔细一看,正是文娅妈,“文娅妈——买菜去了——,大热天的——过来歇一会儿!”陈姨抻着脖子喊。

 此时,一个五十来岁,梳着齐耳短发,中等身材,穿着朴素,长得很标致的的瘦弱女人,听到陈姨招呼她,便拎着菜筐,笑呵呵的走过来。“老姐姐们,在这儿凉快哪?”这个被称做文娅妈的人笑着问大伙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省略的内容若干哦。

 

 

第   二   节

文娅的家住在老槐树对面的那趟瓦房,她家的院门儿是用劈柴板儿钉的 ,虽然刷了黑漆,但因年久失修,漆掉了色,门板儿也咣荡了。

门里的院子不大,院墙旁种着一棵丁香树,墙头上摆一溜泥花盆儿,红红绿绿的花草开了一墙头,争香斗艳刹是好看。墙角处有一口大缸,里面装满了浇花儿用的水。窗跟儿底下扣着两只水桶,一根扁担竖挂在墙上。

娘俩住的房子只有一间半,外面半间是厨房,里面一间是寝室,中间有一个屋门,门儿上挂个半截花门帘。

厨房很窄,除了靠墙的锅台、碗橱、水缸和脸盆架儿,就剩走人的道了。里屋也不大,一进屋门儿,南边是炕,炕里的墙有一扇大窗户,透过窗户就看到院子。北边是墙,靠北墙并排着两只红箱子,箱子上摆着一个柜戳、一个茶盘儿、一把竹皮儿暖壶和两只白地兰花儿大瓷瓶,一只花瓶里插着一把塑料花儿,另一只瓷瓶里插着一把红红绿绿的鸡毛弹子。屋门对面的墙上,挂一个广播匣子,一面大镜子,镜框缝里插满了发黄的照片,镜下是一书桌,书桌上摆着马蹄表、竹节笔筒和几本书,桌前一把椅子,桌旁一副衣架。

屋里虽然清贫简陋,但被文娅妈收拾的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,处处充满着家的温馨。

文娅来到家门口,轻轻推开院门儿走进去。文娅妈正在院子里凉衣服,见文娅红脸噗噗地回来了,赶紧叫她进屋休息。

文娅走进屋,把书包和帽子挂在衣架上,便懒散地倒在炕上,她眯着眼躺着,躺着躺着,耳边不觉响起了陈姨刚才说的那番话“你国强哥大高个,长的又帅,还是公安干警,多好呀!你要愿意,宋婶给你俩撮合撮合,咋样?”想到这,文娅呡嘴乐了,心想:“我怎么会嫁国强哥呢,要嫁我就嫁有文化、有君子风度的男人,就象同班同学林兵那样的。”文娅不禁回想起四年前上高中时的一慕情景。

那是一九七七年五月中旬的一天,那天上午上体育课,体育老师看同学们备战高考挺累的,就让大家解散自由活动,同学们一听,高兴的一哄而散。

文娅和几个女生坐在操场边儿的树荫下,正照着手抄的歌词,小声哼唱着邓立君的《小城故事》,忽然,一个蓝球滚过来碰到了文娅的脚,文娅把球捡起来,起身走到操场边儿正要往里仍,这时,只见身穿白夸蓝背心、黄军裤,脚穿白回力球鞋的林兵,大汗淋淋、气喘虚虚地跑过来。他站在文娅面前,接过文娅递过来的球,冲她一笑,转身跑了。 林兵这灿烂一笑,令文娅砰然心动,她楞楞地站在那,白皙的脸狭颊时泛起红晕。

“文——娅,咋还不过来,看啥呐?嘻——嘻——嘻——”

文娅听同学们叽笑她,心“咯噔”一下,她怕她们误会,赶紧转过身,温怒的说:“你们胡说啥?”然后,假装没事似的走过去,紧挨着她们几个坐下。这几个女生看着文娅,又嘻嘻笑了一阵,接着,她们又唱起了歌。

文娅坐在她们当中,嘴跟着人家哼哼,眼睛却偷偷欣赏着奔跑在蓝球场上的林兵,她发现,林兵在多人的场景中显得很与众不同,他帅气挺拔,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,帅气中又透着一抹温柔。他混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,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体。他很爱笑,他笑起来说不出什么滋味儿,只是给人以暖暖的、善善的感觉。他还爱干净,他的干净就像盛开在夏日院角的茉莉,不抢眼,却让人暗暗惊喜。他对人温文尔雅,你看他一眼,不知怎的,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-------这也许是林兵与生俱来的人格魅力吧!怪不得全班女生都暗暗喜欢他,都想跟他坐一位呢!

 文娅就这么出神的偷看林兵,以至于眼睛有些发酸了,突然,她见林兵回头瞅她,吓得马上低下头,不敢再看他。

 从那时起,林兵就像神话里的白马王子,带着他的帅气,带着他那迷人的笑容,带着他那温润如玉的气质,悄悄走进了文娅的心,再也没出来。

林兵走四年了。在这四年中,文娅在心里深深的暗恋着他,思念着他,有时,她只要一闭上眼睛,仿佛看到了林兵,感觉林兵来到她身边,正深情地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文娅也觉得自己一厢情愿的暗恋着林兵很不好,一想到有人给她介绍对象,她就爱拿人家跟林兵比,不是嫌人家没文化,就是嫌人家不帅气,结果,都不了了之。妈妈见状很生气,总觉得文娅太挑了,她自己也知道,在这么比下去,肯定要影响自己的终身大事的,怎么办?文娅想到这儿,“咳”的叹了口气,她翻了一下身,顺手拿起炕上的一本书,胡乱翻起来。门‘吱’的一声被推开,文娅妈走进来,她一边用毛巾擦着手,一边对文娅说“起来吧。孩子,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文娅起来,用手抻平床单,然后去厨房洗手,当她打开水缸盖儿,一看缸里没水了,就来到院儿里,摘下挂在墙上的扁担,想去挑水。  

  “文——娅,你挑水去呀?”文娅妈在屋里喊。

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“这大晌午怪热的,别挑了,再说你也挑不动,放那吧,等天凉快儿了,妈和你抬去。”

  “妈,不用了,我挑动了。”

  “那你可少挑点儿!”

  “哎——”

   文娅挑上水桶,走出院子。

 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姐姐当年进机关,就是凭她的一篇文章进去的。姐姐说,我也没上炮,也不会那些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2)| 评论(8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